首页 >时尚

日新租赁纠纷背后PE控股式并购的是与非

2019-04-10 19:46:46 | 来源: 时尚

日新租赁纠纷背后:PE控股式并购的是与非

进入[日新租赁吧],看看大家都在谈论什么>>>

11月初开始,日新租赁部份前管理层和投资方包括控股投资方,全球的PE(PrivateEquity: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之一TPG之间的人事罢免争议,演化得更激烈。

和所有的控股式并购一样,由PE参与的控股式并购,必然会触发一个问题:投资者和管理层的矛盾。

2008年2月,TPG共出资310亿日元正式入股日本日新团体(NISGroup)及其在华的全资子公司日新租赁(中国)有限公司(下称日新中国)。

对于TPG来讲,国际大PE经常使用的这套获利模式:“低价接盘→重组、变革、改造→卖出获益”,似乎是一个普通得不需要多费口舌进行解释的常识,却因为又一次和中国相干,引起了关注。

在此之前,TPG(当时是旗下的全资基金新桥资本)曾将这类模式用于韩国韩一银行和中国深发展银行,前者使TPG在5年内净赚24亿美元,成功获利退出;而今,TPG再次涉足金融控股式并购,其对象是日本金融企业在中国的全资子公司日新租赁(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新中国”)。

但尔后“日新中国”部份前高管所发表的声明和起诉书,将这个看似简单的PE控股式并购案潜在的一些问题,引发深处。

近日,就该并购案的一些关键事实和争议焦点,展开了进一步调查。

争议一:曲线中国“预谋”在先?

日新中国部份前高管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TPG之所以参股日本日新集团,实际上是看好日新集团所拥有的一份极具潜力的业务——拥有在中国展开金融租赁业务的日新中国公司,而这一切,也是此后通过不合理程序免职前高管的原因所在。

目前为止,我们无从探究所谓“不合理程序”的真伪,作为媒体,我们能做的是对公开事实和资料进行再梳理。

2007年12月10日,日本日新团体发布其与TPG进行战略投资与商务联盟的公告,双方协定,TPG将对日新团体投资共310亿日元(约2.88亿美元),其中,200亿日币(约1.76亿美元)投给日新集团集团公司,占其43%的股权;同时向特拉华公司(日新美国)注资约1.025亿美元,占其50%的股权。

此后的股权关系显示,特拉华公司(日新美国)通过100%控股日新开曼公司,并通过日新开曼公司100%控股日新香港,再以日新香港公司为平台,100%控股日新中国公司。这样,TPG事实上占日新中国50%的股权。

这只是个开始。

根据当时的投资条约规定,在TPG投资后的7年内,一旦日新集团出现诸如不能到达双方约定的业绩表现等情况时,TPG在日新美国的股权会增加到90%,也即,TPG将取得日新中国90%的股权。

对此,日新集团日本总部表示,在双方谈判进程中,“TPG当时对我们在中国的业务非常感兴趣,觉得是很有魅力的一个业务,所以TPG首先提出了(在一些情况发生时,将其在日新中国的股权扩大到90%)这个要求。”

但日新中国的一位高管向本报肯定,目前并没有出现“约定的业绩表现”情况;对此,致电TPG的一名高层,他表示对此不发表看法。但他表示,“我们(TPG)每个投资都是比较看好一个投资目标的前景,觉得我们在这个投资目标上可以帮他增加价值,我们才做投资的。每个投资基本思路都是一样的”。

这位日新前高管向分析另一个根据则是:日新集团2007年12月日的公告显示,TPG向日新团体提供为期半年的过桥贷款,还款期为2008年6月13日;而一旦出现日新集团不能按时还款等情况,TPG将有权以1.025亿美金的价格获得日新中国100%的股权。

“可见他们对中国业务的兴趣和意图”,这位高管认为。

只是,截至目前,NIS站并无关于没有按时还款的公告。

2008年10月30日,日新团体又发布公告称,为取得更多资金支持集团业务发展,将其在日新中国50%的股权再卖10%给TPG,对方支付的对价是2000万美金。

TPG方面明确表示,目前其在日新中国的股权为60%。但根据之前的条约,TPG在日新中国的股权就将有可能达到100%。

对此,TPG的这位高管其实不发表意见,只是表示,“任何一个投资都可能有一些结构上的安排,对我们来说,在投资的过程中,是要考虑回报,也要考虑风险的,在结构上就要把这些问题斟酌进去。”

那末,日新中国这个租赁业务许可,究竟有多稀有呢?

根据2005年3月5日开始实施的《外商投资租赁业管理办法》,允许以外商独资形式设立从事租赁业务、融资租赁业务的外商投资企业,其审批权限下放到地方管理。目前,日本的上市公司欧力士、日新团体是专门从事融资租赁的独立企业,而外资银行,包括荷兰银行、汇丰银行等都有融资租赁业务,而一些外资企业,诸如西门子、卡特彼勒都在中国融资租赁业务。

外商投资企业协会租赁业委员会屈延凯会长则表示,融资租赁行业属于非金融类企业,政府部门对外资入股比例并没有严格限制。

“但对PE、VC来说,要找到一家略有范围的租赁企业,是很不容易的,毕竟,这个行业不是短时间可以做大的”,欧力士深圳办公室的一名人士告诉。在此之前,今年2月份,美国艾威基金(AvenueCapital)近5亿元人民币注资大连联合创业担保有限公司;2001年,美洲投资银行投资300万美元取得中科智9.55%股权,令中科智变成全国首家中外合资的担保公司。尔后,亚行、花旗、凯雷、GE均陆续投资。

争议2:汇兑损失?

据日新中国前高管发给本报的一份声明称,“2008年3月,TPG唆使日新中国与TPG在中国投资的另一家公司签订虚假租赁合同,以非正常手段加速日新中国的人民币结汇。”

TPG方面则表示,所谓“TPG投资的另外一家公司”是“完全的无中生有”。

按照《外商投资租赁业管理办法》的要求,为实现有效监管,外资融资租赁公司应在每一年3月31日之前向商务部报送上1年度业务经营情况报告和上一年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财务报告。

日新中国营业统括本部总经理(本部长)汪涌则告知,当时TPG用虚假租赁合同加速汇兑的建议遭到了陈云薇等高管的谢绝,并使公司后来遭受约1300万元人民币的汇兑损失。

“由于这个事情TPG还差点把我们的财务部长炒掉”,汪涌说,高管层与TPG之间的矛盾也就从此逐渐表面化。

关于此事,本报向各方进行了求证。

TPG对此谢绝发表评论;而日新中国相关财务人士表示,在陈云薇等高管离职前,确实被他们告知过此事(自己可能被炒掉),但自己没法辨认真假;他也拐弯抹角地问过TPG方面,TPG否认“会炒掉自己”。该人士同时表示,当时TPG的1亿多美金的投资在今年5、6月份才完全汇兑进来,而且确实是公司遭受了汇兑损失,他强调,日新中国的所有租赁合同都是合法的,都是根据规定进行外汇汇兑的。

陈云薇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乃至表示,她和她的中国团队,正是由此开始和TPG不和,导致此后的“不合流程”免职事宜。陈在她的声明中乃至间接指责TPG为“企图玩弄我国法律制度的不良外商”。

对此,日新中国回应,“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是合规、合法的;”“没有任何的法律瑕疵”。

“关于这个任免的决定,是经过日新团体总部同意的。双方通过董事会合法地通过了这个董事会的决定。”日新集团相关人士接受采访时说。

争议三:日新中国的未来?

根据2008年8月28日的营业执照复印件,注册在上海市淮海中路93号大时期广场号的日新中国租赁公司,法人代表已变更成为TPG的董事总经理单伟建先生。TPG方面的StevenSchneider担负日新中国的CEO。Schneider曾担负美国GE集团中国区总经理和GE亚太区总经理。

根据此前的公告,原日新中国的高管团队,包括陈云薇(原日新中国董事长兼总经理、上海松山日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及董事长、上海日新融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及董事长)、汪涌(原日新中国董事、营业统括本部总经理/本部长)、王琛轶(原日新中国董事会秘书、行政管理统括本部部长/人事总监)、徐欣(原日新中国综合装备部总监)已被全部免职。

而对于这一免职,TPG谢绝评论,只是打比方说,“如果一个人,工作非常,克己奉公,业绩也很好。怎样可能(公司或董事会)就突然说,明天你不要来上班了。”

纠纷是可以通过打官司来定胜负的,但大规模更换管理层对公司的业务难免会有影响。

不过对日新中国的业务,TPG表示,“日新租赁目前经营情况良好,风险得到控制,将来也会很好。我们很有信心。”

日新集团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他们对陈云薇等高管截至离职之前的事迹表现是“满意的”。但TPG拒绝就是否跟事迹问题有关回答的发问,只表示,“董事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把这个公司(日新中国)搞好,维护员工的利益。”

日新团体明确告诉本报,“上海方面的业务要进一步地发展下去,为了更好地发展下去,我们也要借助TPG的力量。在现阶段,我们判断现在的董事会做出的决定是的选择,所以同意董事会的决定。”

但目前从日新团体的经营情况看,似乎并不是很理想。

截至2008年3月31日的财报显示,日新团体此前1年内的营业总额为830.27亿日元,比上一财年减少51.24亿,即下落5.8%;同时operatingincome(营业利润)及Netincome(净利润)方面,分别出现154.27亿日元和451.16亿日元的亏损。

GoogleFinance提供的数据显示,日新团体2007年度的营业利润和净利润也分别为负值。

2008年7月14日,日新集团还公告称,计划从8月4日起,从纽交所退市。原因是,从2002年登陆纽交所以来,其股票交易量太小,综合斟酌股东利益,日新团体不愿再继续支付上市的维持费用,但会到OTCBB市场交易。目前,这1计划已实现。

9月份,TPG已组织高管团队接收日新中国。

“在每个市场,里面都有不同的企业,不同的投资对象,关键是有多大信心把这个企业搞好,能创造甚么价值,我们不是被动投资者,我们是一个很积极的投资者”,TPG表示。

过往案例显示,TPG在重整金融资产方面,的确已有丰富经验。1999年底,新桥投资以5亿美元注资韩国银行,取得49%的股权和100%的投票权。2005年初,新桥则以33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在韩国银行的股权卖给了渣打银行。其中,新桥对韩国银行管理方面的改造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2004年,新桥又以12.53亿元的价格,控制了深发展17.89%股权。在深发展新的董事会上,有五名董事来自新桥,亦有两名独立董事系外国银行家。

一名PE认为,此第二天新中国原高管的遭受不过是TPG这种风格的延续。

查看评论(0)

好文我顶(0)

收藏纠错定阅RSS分享

打印

热点

推荐

莲花清瘟颗粒适用什么
莲花清瘟颗粒适用疾病
连花清瘟一般吃多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