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羽戈郭台铭不应沦为替罪狼段

2019-02-02 01:36:40

  羽戈:郭台铭不沙地柏应沦为"替罪狼"

  郭台铭不问苍生问鬼神,请来了五台山的高僧做法事,怪力乱神们却辜负了他的期望,富士康治下的苍生依然前赴后继跳楼;深圳市公安、劳动保障等职能部门及宝安区政府先后介入调查处理,公权力扬眉剑出鞘,还是斩不断富士康的跳楼链。以至我们每天看,触目惊心的数据,不是被关停的天上人间有多少个小姐,而是举世瞩目的富士康发生了第几跳(相关见本报今日15版报道)。5月自卸车随车吊26日晚的第12跳已经确认,27日早上传出第13跳,跳楼者重伤。午饭前传出第14跳。我们毋宁相信,这些都是无边际的流言。然而,流言亦有流言的意义,它为什么会产生?

  一个残酷的事实摆在我们面前:一面是对富士康大曝其光,而且有公权力介入,一面是跳楼惨剧一出接一出,暂无消停的迹象。这实在太不符合常理。对比矿难的社会效应与收场方式:当矿难发生,媒体曝光,有关部门介入,此时,黑心肺的矿主们便主动收起尾巴,从狼变成羊,出事的煤矿关的关,罚的罚,待事态人生千古多少年平息,日渐激化的社会矛盾转移到他者身上,三五月后,再行开张大吉。这是常态,属于游击战术。富士康玩的则是变态,这边越是曝光、调查,那边越是跳楼不断。也许,连郭台铭的右眼都开始跳了,情势已经失控。

  诚然,郭台铭道歉了,并收回了霸气十足的自杀免责书,这有什么意义呢,跳楼者依然在挥霍自己廉价的生命。质言之,道歉云云,一个苍凉的姿势,根本不能触动濒死之人那颗脆弱的心。跳楼者急需的不是歉意,而是对他们生让我对生活的挫折不再大惊小怪命的实质性尊重。只是这种尊重,富士康给不起,那些职能部门给不起,衣衫褴褛的社会保障制度给不起。

  而且,把批判矛头对准郭台铭一人、对准富士康一家,是否合适呢?郭台铭实行专制主义的治理术,这种专制思维不是从天而降,必有滋生、养殖它的土壤;富士康被称为血汗工厂,却为何在我们这儿大行其道?有人说,富士康是人间地狱,可此地狱不是独立王国

,它既生长在人间,还有人保驾护航,有人嘘寒问暖,这人间乃是怎样的人间?

  不妨断言,已然成型的富士康跳楼链,以污泥低温干燥机郭台铭一人之力,断断难以崩解。由此一事,郭台铭及富士康必将被钉上民意的耻辱柱。当务之急,在于如何阻止绝望的生命继续陨落,哪怕这些生命卑贱如狗(在富士康工作就像一条狗,2006年4月,一位富士康集团上层员工所言);第二,必须谨记,作为苍狼文化的代表人物,郭台铭绝不应沦为替罪狼,地狱工厂固然可怕,它所扎根的土地更难逃其罪责。若不掘土三尺,谈何斩草除根?羽戈

绵阳运动挎包挂包
森海塞尔650
林内壁挂炉故障代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