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食

内容创业是辛苦活不要想着能一夜暴富

2019-03-09 23:04:11 | 来源: 美食

虎嗅注:本文是虎嗅F M创新节的现场对话优米创始人王利芬的第二部分。在这一部分,虎嗅将三个有关内容创业的观点抛给王利芬,想听听这位对内容颇有执念的老媒体人是如何看待的。“我特别希望内容创业要有寻常心,抓住你跟别人不一样的专业的一点点,把它削得更尖,这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不要对它暴富、致富抱有非常大的期望。”为什么这么说?

以下由虎嗅整理自现场速记。

内容去精英化是大势所趋,把关人作为一种职业越来越不重要?

王利芬:这个说法我同意,也不同意。

内容人之所以能成之为内容人,是因为他有某些别人不具备的,系统的或者是更加专业化的关于内容生产能力这方面的判断。从这一点上来说,内容人确实应该是精英的。

那为什么又不是精英的?我们看到刚刚台上那几位年轻的小朋友,显然他们不是精英,但为什么他们有内容提供的能力呢?因为现如今的移动互联时代,他的支付,他的图文系统,视频发放系统,推送系统,他的分享系统,这样的一种作为互联连接所有的工具都已经进行了底层的基础设施化,所以任何一个有特色的对世界的观察的点就可以来生产所谓的内容。比如说,有一个高中学生,他吃遍了世界上所有的方便面,回来写了一个关于方便面的研究报告和一篇文章,国外很牛的大学把他录取了。

这是什么意思?你看世界的角度,从任何的一个针孔看过去,只要能够呈现独特性,就具有你被别人不可替代的价值,这就是内容生产者去精英化重要一个基础设施,也是重要的原因。

以前只有央视,只有大的国家出版机构才允许你提供内容,我们的播出是很不容易的。而今天,播出一下多么容易,发个微博,弄个朋友圈,弄个订阅号全部出去了,去精英化这个事情是因为互联的基础设施所导致的。

但是,假使你的专业能力不足以强过更多的大众,这个内容也是不可持续的。这样来看,它又是精英化的。即使是我们刚刚提到的方便面这件事情,那也是人家在这一点上比我专业了,比很多人专业了。

今天的把关,更多的是自我的把关。在今天这样的情况下,专门设立一个把关人的角色的确受到了挑战。但是每一个自媒体人,在自我发放内容的时候,自我地把关非常重要,不是想发就可以发,随时有这样的自由,对不起,你也要承担相应的。因为,无论多少,但凡你有三个粉丝,五个粉丝,你的观点都在某个层面上在影响着比你的认知差一些的人,这个时候你就应该有一个社会媒体人的感。这里的社会感,首先不能低于法律的底线。其次不能低于社会公众所认定的某些道德的公共的界限。

算法统治内容产业是合理的,符合逻辑的?

李岷:这几年来,特别是以算法为代表的或者是以某头条公司为代表的算法APP吧,这两年确实是横扫整个内容知识产业,你认为它的统治是合理,符合逻辑的吗?

王利芬:在这里面,我要把两个字标红,那就是 “统治”两个字。这两个字和今天的移动互联时代、碎片化的时代是格格不入的,而且这两个字是受到我们内心深深的厌恶,大家说是吗?我们不需要某一个内容来统治我们,即便是算法。这不是一个统治和被统治的时代。

李岷:那“碾压”呢?

王利芬:“碾压”也是另外的一种另类统治。我不同意这样的观点。我觉得内容的生产,它可以让你的人性朝着更加的假恶丑的方式去走,没有问题,这个世界上真善美、假恶丑永远是在不停的搅合。

但是,如果说看了一个涉黄的东西,它就不停的把各种裸体的,各种的变态的内容往你面前推,你就会越沉沦,你会觉得这是我吗,通过这个事情又照了一次镜子,这还是蛮可怕的一件事情。

算法是不是内容的一种,我认为也是,但我认为并不能统治我们。在今天这样的一个 “牛”的时代,我认为算法它关乎于分配,但是内容的生产永远是一件非常非常辛苦的事情,这种东西AI代替不了,算法代替不了,所有的投机取巧都代替不了的。你的文字就是要一个个写,没有任何的发展方式,你说机器人可以写文章,对不起,他是可以写出平均60~80分的文章,好文章它是写不出来的,所以内容创业就是很苦,就是码字。

李岷:当牛做马。

王利芬:就是当 “牛”,牛就要挤奶,而一头牛挤不了那么多的奶。现在很多的内容创业一搞就要上市,我的天哪,我说你知道上市是什么意思吗,就像我当时对资本认知那样的一个幼稚。上市是说你的整个商业模式能够和团队,能够满足资本市场所期待的30%的增长幅度,你用什么样的方式让一头牛能挤出那么多的奶呢,一头牛,它就那么多。

李岷:所以你觉得内容公司不应该上市?

王利芬:应该上市,中央电视台就是大的内容公司。如果你的商业模式不能集合更多具有创造性的内容创造者,在一个模式中可持续发展提供内容的能力不足,而内容的能力又无法真正满足资本市场的需求,那不就是拿自己到资本市场上被他吊打嘛。

李岷:今天早上张朝阳也来到这儿,也隐隐约约的透露了一下这两年对于内容产业,包括短视频,包括一些抓取这种不太满意的看法,但是因为在事情一发生的时候,很多人没有做深或者是没有反抗,到后来很多的事情就大局已定,很难再去挽回了。

王利芬:不是这样的,我觉得未来的局面还是分众的局面,根本不是一家独大,不是一个所谓的 “统治”就能够把其他家完全碾压的局面,为什么有自媒体的存在,我从虎嗅这个里面看到了创业前沿阵地的几朵浪花,仅此一点,就让我每天去看一下,这是形成你独特的特色。刚才穿红衣服的女孩子,她说的某句话代表了某些个性或者是性格,或者是某些观点,那我就会想成为她的粉丝,她的性格也成为她的内容产出方式,像这样的东西,它是一个分众的时代,我们今天坐在这儿的人,都不一样,而不是一个方式能够满足所有人的需求。

李岷:是完全否定的对于这一点。

王利芬:我不认同,而且“统治”这个词让我特别反感。

我们应不应该对算法要求价值观?

王利芬:算法实际上它是一个大数据,基于对用户行为的长期跟踪,通过多个维度以及他们自己获取的数据或者是在其他社交媒体获取的公共社交媒体合成了以后,对你的浏览行为给出了它的反馈。价值观这件事情在技术上是没有办法实现的,你没有办法让一个机器人有价值观的,只能客观的说对不起我对于你现成的浏览数据以及其他数据的合并、各个角度的综合反应,我给你这么些内容,这是没有办法的,这不是一个可以要讨论的东西。

李岷:所以总结一下,王老师对于技术的态度还是要去拥抱的,要去运用的。但同时要保有内心的底线,包括对于内容创作者的尊重,是一定要有的。

王利芬:对。刚才我并不是说技术不好,技术非常好。我们今天之所以能够有自媒体的人群、内容创业者的存在,正是因为我们手握着技术。

我们今天的,256G,基本相当于一台计算机,以前的电脑都没有这么大的存储,还有那么多的工具让我们这么方便。所以技术改变了我们整个群体的生存状态。

李岷跟我讲今天的题目是内容创业,我特别希望内容创业要有寻常心,抓住你跟别人不一样的一个专业的一点点,把它削的更尖,这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不要对它暴富、致富抱有非常大的期望。如果是一个小团队把它变成服务社会的窗口,打磨自己的方式,找到与社会主航道和社会中的某些人群去对接的一个空间仅此而已,或者是成为自己一个谋生的饭碗,我觉得仅此而已,用不着对它抱非常大的希望。

有些人觉得内容创业,就要拿到投资人的钱,要找很大的钱,要上市怎么样,这个时代是让我们的内心非常膨胀的时代,是一个有的时候让我们看不清自我的时代,有的时候我们比别人强那么一点点,就觉得我有那么多的粉丝,好像我想怎样就怎样,但不要忘了,你的粉丝有些时候也是别人的粉丝,他只是部分同意你的观点,他喜欢你的时候非常容易,抛弃你的时候也是非常容易。内容创业者要认清自我,你跟千千万万的其他行业的,没有任何两样,并没有其他的优越感,其实就把它变成一个打磨自己谋生的手段,服务社会的窗口就可以了。

李岷:这个社会这几十年来往往有一种悲哀,因为资本创业这个浪潮太汹涌,把本来不应该商业化的东西也去把它试图用资本吹大、放大,会造成你的悲剧,对于教育的问题、医疗的问题包括对于内容。

王利芬:资本是非常好的东西,但是资本也是非常邪恶的东西,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资本化,而且近几年来资本对于创业者的碾压,这样是不可承受之重的,其实我看到了一家公司由资本在主导的时候,实际上他离死亡没有多远了,资本的助力也许会断送你可持续发展的路,

内容创业是辛苦活不要想着能一夜暴富

可持续发展的路就越过了我们的计算模式。

我创业我希望自己做一家可持续发展的公司,它可能没有那么大,它也没有那么红,但是我没有那么膨胀,我始终还在,能够发出我的声音,我们能够有一批人往前走这就可以了,这是对我自己的设定。以前在央视的时候,能够做一点节目,就有人说不就是因为央视,当时我就非常不服气,好像意思没有央视我就什么都不是,好,我就离开,我离开自己做一点事情,今天一个是我对李岷,我对虎嗅的欣赏。还有一个我为什么能够坐在这里,是因为我创业七年没有死,这一点足以让我坐在这儿。

猜你喜欢